這一天,我又來到了台東大學。

不過台東大學的樣貌卻換了個樣,窗戶變少了,沒有了大樹,沒有了光線。

我走著走著,來到了三樓,聽說這一層是教育系。

 

我與一位在台東大學就讀的朋友相聚。

她帶我到教育系參觀。

我說:「你們的窗戶怎麼都不見了?」

她說:「對啊!都被其他棟擋住了!」

走廊上原本就昏暗的燈光,再加上光線全都被其他大樓給擋了住,空氣不流通,氣氛更顯得晦暗詭譎。

我聽說,這一層樓的一間教室,曾經有一位學姊在那裡遭到殺害,從此那間教室就開始鬧鬼。

而如今那間教室變成了倉庫。

 

與我一道來學校的阿公,他和我走到那間教室,開了門進去,要拿一些東西。

一進門,室內凌亂不堪,灰塵滿佈。阿公站在門口等我,而我小心冀冀的踏了一步又一步,心底開始緊張起來。

突然間,有聲音在靜得可怕的室內響起,一個半透明的人體從雜亂無序的堆箱裡冒了出來,一張有個極深的黑眼圈、瞪的老大的雙眼、蒼白凹陷的臉孔,加上黑色長髮以及身上的穿著,看得出來是一位女性。

而這位女性,應該就是那名傳說中的學姊。

鬼魂朝我衝將而來,我嚇到連話都說不出來,一邊退一邊伸手掏出我掛在頸上、有個觀音像的八卦銅鍊。

八卦銅鍊向鬼魂一照,鬼魂驚叫了一聲,用雙手遮擋著臉。但下一秒,她卻又向我欺上!

八卦銅鍊用了兩、三次,眼看對鬼魂並不完全有效,當下之意應三十六計走為上策了。

我一面與鬼魂拉扯,一面大喊道:「阿公!快跑!你先走哇!」

當我一出教室門,便與阿公逃出這一層樓。

 

但,已來不及。我們,被鬼魂下了詛咒。

 

鬼魂來到辦公室找到了我,她說要是我參加了明天籃球隊的比賽,我阿公就會依她下的詛咒,結束他的人生。

我慌張不知所措,在辦公室找不到我姊。

沒有辦法之下,我看見了籃球場上籃球隊正要準備練習。

我立刻下樓走近籃球隊,我因情緒太過激動,伸手就抓了一位男同學的衣領。

「四、五年前有一位在教室被殺害的學姊,你知道嗎?」

「知道啊!」

「她對我下了詛咒!」

我大喊著,但沒有人幫得了我這個忙。

此時鬼魂來到我身邊,出手一劃,我身上的衣服立刻破開,我跑走了。

 

我跑到大街上,是一條通往學校的必經大街。

這個時間是上學時間,有好多學生騎著腳踏車經過,還有一些步行的人。

我發著呆經過數十人,走著走著。

突然間,一位中年男子騎腳踏車從人群經過,往學校的方向而去。

「爸爸!」

老爸聽見我的叫聲,停了下來。

我跟他訴說整個事件的發生,接著放聲大哭。

一位男同學也靠了過來,聽我說發生的經過。

男同學離開了。在老爸安慰我,還沒想出任何辦法之前,一位步履蹣跚、身形憔悴的伯伯出現在大街上,手上拿著一張白紙,一直往前走,走著走著。

我看見他,心頭一激動,放聲大喊:「阿公!」

 

原來鬼魂的詛咒,並不怎麼惡毒。

只是讓人走進了陰陽路一樣,走不完。

但這個詛咒似乎只是在玩弄我,因為我還是找到了阿公。

 

 

2010.12.13 《詛咒之驚魂記》

 

---

 

 

 

這是今天早上,在我的印象中,第一次夢見鬼魂的夢。

不知該笑,還是哭。

夢裡的情景好可怕,一醒過來的第一件事,總是要看到真真正正的人。

所以會立刻下床,去找媽媽或阿公,來讓他們秀秀。

 

    全站熱搜

    mester88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