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

玻璃城堡外的魔法森林被黑影夜鬼的沙風暴完全籠罩

眼看下一秒就要衝破玻璃城堡!

 

「郡主!」

郡主的部屬高帽與杏異口同聲的叫道:「郡主!怎麼辦!?」

郡主甩開她美麗的長髮,指著她的部屬道:「快帶白衣使者離開!」

此時此刻,沙風暴衝破玻璃,碎片混雜在沙風暴裡將所有人包覆住。

同時間,高帽與杏也將四位白衣使者帶離玻璃城堡

郡主緊跟在後!

 

三名黑影夜鬼來到破碎的玻璃城堡

戴著寬帽的頭頭,黑色紗簾完全掩蓋住她的面容。

「追!務必要將人魚的淚珠得到手!阻擋者死。」

在其身後戴著半面具、身著斗篷的兩名黑衣人即道:「是!」

 

一台公車在城鎮間行駛,三十分鐘後開上了快速道路,在車陣中前進。

公車上只有一名司機與兩名乘客。

黑影夜鬼在高樓上遠望。

寬帽頭頭道:「司機是那個高帽,至於車上的兩名乘客只是郡主那些沒用的屬下。」

一名黑衣人疑問道:「那郡主和四位白衣使者呢?」

寬帽發出悅耳的笑聲,「此種雕蟲小技還敢使出來。」

「頭兒的意思是?」

「去紫王城堡睹他們!」

「是!」

待兩名黑衣人出發後,寬帽開始念著咒語,對著那台駛往紫王城堡的公車施展法術。

「現形吧!」

 

路面上的那台公車只是假象

在路面底下公車的「倒影」才是真相

郡主與她的部屬杏,以及那四位白衣使者就坐在「公車倒影」內

 

紫王城堡城門口外

一抹黑影閃過

公車緊急煞車

寬帽將帽子拿下,那是一張完美無缺的顏容

「郡主,別來無恙。」

司機高帽一臉震驚後,郡主與杏以及四位白衣使者便自公車上現身,下了車。

「如果妳不離開,妳也是一位受眾人愛戴的郡主。是不是呢?沙姊姊?」

郡主所稱的「沙姊姊」便是紫王城堡城主之女沙郡主。她面無表情的樣子令人畏懼。

「噢,過去的事就像雲煙一般消失。一直提起只是徒增傷悲而已。是不是呢?沙后?」

 

那一晚的夜空遍佈天星,紫王城堡舉行盛大的皇室婚禮。紫王城主之子沙王與玻璃城主之女步入紅毯,羨煞全天下百姓。

但就在紫王城主宣示前,沙郡主親手殺了沙王,讓他死在他的未婚妻懷裡。

那已經是三個月前的事了。

 

郡主臉色一變,動怒道:「我曾發過誓,再看見妳我就要親自手刃妳!」

郡主揮舞長袖,一把長劍自袖內飛出!

沙郡主從口中吐出紫色煙霧!

杏大驚,「眾人後退!郡主!」

郡主不顧沙郡主毒霧,徑自進入紫色煙霧。長劍擦過沙郡主的右肩,沙郡主左手輕輕一揮,郡主便被一股力量重擊,整個人向後飛去。

「郡主!」

摔在牆角的郡主口吐黑血,臉色難看。

「哈哈哈哈哈……」沙郡主仰天長笑,「我記得沙王臨終的交代,好像是勸妳放過我,不是嗎?」

郡主眼眶泛淚,高帽氣憤地要衝過去時,及時被杏阻止。

「郡主、高帽!我們的任務是保護白衣使者與人魚的淚珠的安全。不要被仇恨蒙蔽了你們的雙眼!」

「太晚了!」沙郡主一聲令下,左右黑衣人各朝高帽與杏襲去。

高帽拿下帽子往黑衣人擲去,帽簷射出數支細針,針針往黑衣人要害刺去,黑衣人及時脫下斗篷,將所有細針全收進斗篷內再擲出,高帽一閃,細針全數貫進牆內,牆面頓時燃燒出紫色煙霧。

杏抽出長鞭往黑衣人身上招呼,黑衣人從懷中取出彩帶,將長鞭糾纏住,兩人一拉一扯僵持不下之時,黑衣人突然鬆手,杏奪回去的長鞭與彩帶突然一爆,杏吸入了大量紫色煙霧,她立時倒地不起。

沙郡主朝那四名白衣使者襲去,只見郡主奮力躍起,又憑空化出一把長劍擋下沙郡主的攻擊!

「真該死!」沙郡主雙手一展,赤寒相半的球體從她四周被喚出,並朝郡主飛去!

球體將郡主完完全全包圍著,郡主頓時間難受得說不出話來,毒性越走越快。

突然間,沙郡主退後了兩步,包圍著郡主的球體也逐漸消失。

「這是……」

郡主擦掉自嘴角流下的血並輕聲笑道:「恭喜妳,我們皆身中劇毒。」

沙郡主一驚,「什麼時候?」

郡主喝道:「少廢話!」郡主舉起雙手,沙郡主便感到全身不得動彈。原來早在郡主使出長劍擦傷沙郡主時,就已種下了植物細絲。

植物細絲完全控制了沙郡主的四肢與頭部,不僅讓沙郡主無法施展任何術法,也讓沙郡主不能取出自身解藥自救。

四名白衣使者此時速速包圍沙郡主,四人動作一致並念念有詞,一道自天降下的束光形成一個透明四方體將沙郡主籠罩住。

 

「郡主!」

高帽與甦醒後的杏將郡主攙扶著。

四名白衣使者讓紫王城堡管事帶入城堡內暫時入住。

紫王城主望著被囚禁於「天降」的沙郡主,露出難過的神情。

沙郡主也望著他。

「不要用那種表情看我,因為過去的每一年,我都是用這種表情看你的。我們其實都是同類人。」

說完後,沙郡主與兩名黑衣人就被帶到紫王城內地底囚牢。

 

而郡主坐上那輛公車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紫王城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ster8889 的頭像
mester8889

我是猩猩

mester88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