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關在籠子裡的鳥兒,有如住在監獄裡的囚犯。

愛情誠可貴,自由價更高。

在我看了一篇有關中國黑熊被每天活抽膽汁的文章後,又更堅信,自由是比黃金、礸石最珍貴的東西。

 

關於標題,可追溯至幾天前,也就是三月二十九日。

我家名為稿喂的八哥鳥,在白天接近中午時分時,被我媽放了出來。

由於某次因在白天,而且還沒至打烊時間,也就是大門沒有關起來的情形之下,放出來還沒有飛至外面的經驗。

所以從那時候開始,就敢在白天放稿喂出來了。

 

那天我在三樓看書,聽到窗外樓下有媽咪和稿喂的玩鬧聲,心想,稿喂又放出來了。

接著,聽到樓下阿公在呼喊我的聲響。

一開始沒想這麼多,但又聽得外頭巷子口媽咪在喊著稿喂,心驚,唉呀,稿喂飛走了!

拋下書本,趕快衝至樓下,當我在二樓遇到阿公時,阿公說快去四樓神明廳看看,看稿喂是不是飛到那了!

於是我趕緊跑到四樓,才一到四樓入口處,就見稿喂在地板上。

然後我讓牠跳上我的手背,帶牠至一樓。

待阿公到外頭將媽咪叫進來後,稿喂立刻被送進籠子裡。

呼~

 

第二次飛到外頭

是在昨天。也就是愚人節

昨天下午

我把稿喂放出來,但阿公怕牠又飛出去,所以很快就將牠送進籠子了。

然後堂弟又把稿喂放出來,結果咻一聲,啪達啪達地飛了出去!

往右飛去,然後又立刻飛了回來。

把我們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不久後,我一個人留守店裡,阿公去樓上忙碌。

我想說一個人看電視,把稿喂放出來陪我好了。

就放了。

牠左飛飛右飛飛的,好幾分鐘都很正常,

誰知就在下一秒,牠以迅雷不及眼耳的啪達出去!

我大驚,追了出去

看見牠往菜市場方向往後方飛去!

但我又一個人顧著店,無法分身!

在店門口吹口哨呼喚稿喂,都沒有回應。

鄰居好奇問我在看什麼,我說鳥仔飛走了!(台語)

 

唉呀!當下,擔心被媽咪責難比擔心稿喂的安危還來得重!

幾分鐘後,我爸竟然載著我媽和我姊回來了......

我媽一看到我站在門外的情形就明瞭並問,鳥仔飛走了喔!(台語)

 

嗚嗚,可惡的稿喂!

不知道飛去哪兒逛了!!!

天色漸漸暗下來,而且鳥兒有夜盲症

野鳥在外有巢,但人養的鳥鳥巢在人家呀!

也就是說,稿喂在外頭沒有巢,牠會飛進人家家裡躲黑幕的降臨哪!

 

媽咪騎著機車往菜市場方向沿路呼叫稿喂,約莫十來分鐘後,看媽咪的樣子就知道找到稿喂了!

原來稿喂飛到鐵道藝術村(就在我家後方不遠處)的一間倉庫裡(已都有人管理),

飛到人家家裡的酒吧台上,一隻狗想噗上牠,牠害怕得想飛出去,

因倉庫內燈光昏暗,有個男人伸出手就把飛到一半的稿喂(因為燈光昏暗所以看不清楚)抓了住,

稿喂就這樣被送進了一個小籠子裡。

據媽咪今早把籠子還給人家,他們的說法,

昨天當他們抓到稿喂時,他們在想說,這是什麼鳥?(八哥,台語為)

還打電話給朋友,問這種鳥要怎麼養?

在一番討論與聊天之下,就聽到我媽在外頭喊著稿喂,他們就問是不是我家的鳥。

果然當我家稿喂看見我媽的時候,噗噗跳(台語)!開心得跟什麼一樣!

 

要是稿喂真的找不到

我肯定被我媽打屁股了!

 

稿喂又無法在白天的時刻出來自由翱翔了。(攤手)

IMG_3042.JPG   

    全站熱搜

    mester88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