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jpg 

聽說這是我的書桌,在地下室的書桌,在台北市中心的書桌。

 

在外讀書最不願聽到的就是,親人逝世的消息吧 !

想當年,我哥還在台北,我姊還在台東(雖然現在也在台東)

我還在嘉義讀高中

什麼事都發生的太突然了

完全沒有想過的事情都在一天內發生

得知消息在於晨,接受事實在於黃昏...

 

一大早就被電話聲叫醒

聽著媽咪與電話另一頭的爸比的對話

聽見媽咪的答話是非常驚嚇與緊張的

原本都要被媽咪叫三次才起得來的我

那次不用,就像被一道雷打中似的跳下床

衝進廁所刷牙洗臉,到餐桌上準備吃媽咪準備的早餐時

我和老弟坐在那裡

一聲不吭的兩人對著前方發著呆

突然一聲呻吟

老弟大哭了起來,我心驚了一下(你怎麼哭了!?)

媽咪飛奔過來安慰他

眼看早餐都吃不下去了,我的眼淚也快飆出來了

我只能默默的走到客廳,對著陽台外的天空流著淚......

 

這都是因為媽咪講完電話後,對我們說的一句話:「阿嬤有危險了。」

 

那天的前一天,

是阿嬤的農曆生日。

在那天之前的幾天,阿嬤已出現奇怪的症狀

坐著過了幾秒就睡著了,睡著後要叫很多次才會醒來

還因為這樣去看過醫生,但情況好像沒有好轉

生日當天,哥哥姊姊還打電話回來祝阿嬤生日快樂

但是當天,因為老人會的活動,我阿公與老人們一同出遊三天兩夜了

這天晚上就由我爸在舊家陪阿嬤,

我、我弟、媽咪則回新家。(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

 

沒想到就在生日的隔天,阿嬤就與我們天人永隔了...

 

一大早我被我媽用機車載我到興華高中(一直以來都是我爸開車載我)

還記得那天是星期三

上午的四節課完全沒有心聽課

一下課都趴下睡覺(怎麼可能睡的著!? 只是不想和人講話,就怕那滾滾難過的泉水一湧而上...)

等到中午我箭步如飛的跑下樓(教室在五樓),跑去領飯處找我媽咪。(是家長帶便當)

想著,等一下問媽咪情況如何了,這樣至少可以得知一些消息,不用自己在那裡忐忑不安心裡焦急

但我一到中庭卻發現,站在那裡的是我爸 !

這一幕還印在腦子裡。

不是媽咪,是爸比!? 這是什麼情形,我大概猜的出來了...

他從教官室走出來,叫我進去跟教官請假。

我只能點頭應聲,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拿著假單一路衝上樓找導師

不常請假的我,這次請假為了什麼?

面對著老師努力鎮靜,老師問為了什麼請假呢?

我說不出來。

老師再次問時,我的眼淚已泫然欲下。

「我阿嬤在加護病房。」

老師跳起來安慰我,我更是忍不住了。

 

老師簽完名後,我回到教室整理書包,整理完也沒跟任何同學講就離開了

走在來來往往的走廊上,心怕遇到認識的同學

就怕被看到我當時的樣子...

很巧的一位同學見到我眼框通紅,還停下來問我怎麼了

我搖搖頭表示沒事,就要走,她還很關心的拉著我問著。

在我猛搖頭想離開的強烈慾望之下,她只說了一些安慰我的話,便目送我離開了。

 

坐上爸比的車,到北興接我弟和我堂弟,然後回到家裡(舊家)。

舊家擺貨的鐵架子全部都搬出來了(有三大排),搬到隔壁鄰居的門外靠牆處(舊家一樓是間小店)

看著這一切,又看見家門口站著兩位一男一女不認識的人,我已經知道了事實的真相...

一回到家,靠在桌子旁眼淚就不爭氣的掉下來,那位不認識的阿姨走了過來一直安慰我

說我這樣一直哭,我媽會很自責...(為什麼會自責? 到現在我還是不懂)

那天早上,在台北的我哥、在台東的我姊與正在出遊的我阿公都被通知這項消息...

 

在下午時分,姨婆、丈公和二姑姑相繼到場,大約3點左右時,我阿公已回到家中

不敢到客廳的我,站在廁所門外探頭望去

阿公的背影很淒厲,一向脾氣好、不常動怒、經常跟我們嘻哈的阿公在那天哭了

我第一次看見他哭...

 

我弟和我被載回新家等候(應該是舊家人太多還是怎樣,我也不太清楚)

兩人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等待時間飛逝

但,一分一秒都像半年一年過的好慢

最後終於等到電話聲響起

電話那頭是阿嬸,說要來載我們。

回到舊家,映入眼簾的是米黃色的布幔,客廳已經搭起靈堂,遺照也掛在那了。

我姊、我哥已到家,

待一切都準備就緒後,已6點多。

 

(詳細的時間點我已忘的差不多了,只能零星的吐出當時的情況。)

下午在加護病房看阿嬤時,都要套上一件塑膠衣,

還因為感冒而離病床稍遠的我,看著我哥走近阿嬤

一心盼望身為長子的我哥能把阿嬤叫醒...

 

人總是希望自己死的時候是在溫暖的家裡。

這時候救護車伴隨著汽笛聲來臨

醫護人員將躺著阿嬤的推車推了進來

一路進到曾經是擠的水洩不通,而如今空無一物的客廳

一群許家子孫圍在客廳

聽說要在6點半左右的時間,將阿嬤的呼吸器拔起。

拔起的那一刻,眾人才狠心的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

醫護人員配合殯葬人員的動作,一致把阿嬤抬上另一個準備好的平台。

一向脾氣好、不常生氣的叔叔,我看見他痛心的跪倒在阿嬤身上,慟心泫淚...

 

眾人隨著師父舉行了儀式

在門外擺好了一張張的椅子,大人小孩們手上拿著香坐在那兒

跟著師父念一句、拜一次

最後要一個一個的跪下來,爬向阿嬤...

 

半夜時分眾人到神明廳聽著另兩位師父念經,

那天不知流了多少眼淚,不知哭了幾回

到最後拿著香已累的都快睡著,被掉下的香灰燙到腿才醒來

坐在靠近樓梯的我,還幻想著阿嬤會從那兒走上來,一切都像以前一樣...

後來小孩們被爸比載回新家

隔天媽咪還打電話給老師請假。

 

星期五上學時,沒有人問我為什麼沒來

大概是因為我真的是「有像沒有一樣」吧!

 

--------------------------------------------------------------

 

我高中上體育課時,跟同學玩籃球時,被人家說「有像沒有一樣」

真的有心碎到...

沒辦法,我對站在籃框下有恐懼症,對被球砸中眼鏡也很挫

速度也很慢...

所以我比較喜歡桌球~~~

(但講這樣都只是藉口,能力不足就找藉口,辦不到的事就找藉口,

藉口好像是人類的必須用藥,沒有它不能活)

 

上禮拜的桌球雙打真的好好玩~~~

雅珍、芝菁、Romeo太太、高雄人和我

兩個兩個對打,一人當裁判,這樣一直輪,每個人都會當到裁判

過程中我一直找機會殺球,真是很殺XD

但有時候沒殺成功被Romeo太太噹~

 

我還是有被注意到的一天,尤其是在大學(的筆記)。

我還是有存在的意義,至少對於家人,我有盡孝道的義務。

 

全站熱搜

mester88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