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覺得腦袋進水糊了好久

為什麼對未來沒有藍圖

各方的意見都不一樣

 

然而

我呢

 

總覺得小時候被鬧鐘敲糊了頭

怎麼想也想不透

當初的選擇

但冥冥之中

都是注定好的

我注定要離開嘉義、在台北生活四年

然後回嘉當米蟲兩年,現在跑來台東工作

 

是不是要這樣的經歷

我才會知道那進水的腦袋抽完水後

是長怎麼樣的?

是長那樣的嗎?

無論是不是那樣, 是這樣, 不是那個樣

我仍是愛唱歌

是我生活休閒的大部份

無論是怎樣

我的牙齒是第一,是最重要的

因為如果我的牙齒有個萬一

我一定會被那個惡夢纏身、痛苦萬分

 

第一次面試緊張半死

第二次面試準備不周

第三次面試說的二二六六

第四次面試在哪

 

現在

沒有目標

牧羊人

你的寶藏就在那個教堂下

我的呢

    全站熱搜

    mester88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